第二節 現況分析

壹、新竹縣社會歷史脈絡暨空間發展變遷概述

一、行政區劃沿革

(一)明清時期

新竹地區古稱「竹塹」,原屬原住民道卡斯平埔族竹塹社游獵墾耕之地。明鄭時期屬於天興縣轄內,但因當時實力範圍僅達今台南、嘉義一帶,設官也僅及半縣(即到今之彰化),所以新竹地區實際上仍被視為化外之地。清康熙二十三年(西元1684年)台灣納入清朝版圖,竹塹歸諸羅縣所管轄,而新竹地區的移民墾拓與開發也在之後才陸續展開。

清雍正元年(西元1723年),由於台灣人民增加,同時因為北部地區海防地位的重要,因此重新劃設行政區域,將原諸羅縣北路部份劃設出彰化縣,並設淡水廳管理竹塹以北至宜蘭地區。雍正十一年於行政機關環植莿竹為城,設城樓砲台,此即為今竹塹城之雛形。

至光緒元年(西元1875年),鑑於北部地區發展快速且重要性日增,因此重新劃設行政區,將原淡水廳署層級提高為「台北府」,下置淡水、新竹、宜蘭三縣以及基隆通判廳,在史書上稱此次行政區重化為「淡新分治」。改治後稱竹塹為新竹,轄區北至頭前溪、南自大甲溪,包含今之新竹縣市、苗栗縣、桃園縣部份、台中縣部份。光緒十三年(西元1887年)新苗分治,以中港溪、南條溪為界,以北為新竹縣,以南為苗栗縣。

(二)日據時期

日據初期,行政區重劃相當頻繁,如西元1895年原清朝之新竹縣改置為台北縣新竹支廳,1897年再改制為新竹縣,至1898年再改為台北縣之新竹辦務署;到了1901年改設為新竹廳,下置樹杞林(竹東)、北埔、新埔、頭份、南庄等五支廳;1920年,劃五州三廳統合新竹廳、桃園廳、苗栗廳三廳為新竹州,下置八郡,範圍包括今之桃園、新竹、苗栗四縣市,州廳治設於新竹郡。

(三)1945年迄今

民國三十四年台灣光復,改日據時期新竹市役所為新竹市政府,又改新竹州為新竹縣,轄桃園、苗栗等地,縣府設於桃園。至民國三十九年,實施地方自治,台灣地區行政區域調整,原新竹縣區域,重新劃分為桃園、新竹、苗栗三縣,新竹縣轄下計有新竹市、關西鎮、新埔鎮、竹東鎮、竹北鄉、香山鄉、湖口鄉、橫山鄉、紅毛鄉、芎林鄉、寶山鄉、北埔鄉、峨眉鄉、尖石鄉、五峰鄉等一市、三鎮、十一鄉。

民國七十一年七月,原新竹縣所轄之新竹市、香山鄉合併為省轄市,與新竹縣分治,新竹縣所轄變為三鎮、十鄉;七十七年竹北鄉因縣治所在改制為竹北市,新竹縣變為一市、三鎮、九鄉。

二、社會歷史發展脈絡

竹塹地區於漢人入墾之前原為原住民泰雅族、賽夏族以及道卡斯平埔族世代聚居之地,自明清以來,陸續有閩南、客家等族群到竹塹移墾定居,而整個墾拓歷程大約是從沿海平原次第向河谷平原及丘陵山區進行,至十九世紀下半葉,西部沿海平原多為閩南籍移民聚居地,賽夏族、泰雅族則逐步退居於今東南方尖石、五峰山區,而客籍移民與平埔族則融合生活於二者中間的河谷平原與丘陵地區。

台灣光復之後,隨著國民政府遷台,由於工作或婚姻的關係,也促使一部份外省族群移居於新竹地區,成為新的定居族群。到了民國七十年代末期,隨著新竹科學園區的成立,以製造高科技產品的廠家快速增加,並逐漸往園區外的新竹縣地區擴張,由於工作的關係,開始有從事高科技產業的員工進入新竹縣居住,尤其以鄰近廠區的寶山、竹東、新豐、湖口等地最為明顯,也因此帶動新的一波房地產高峰,並重新形塑了新竹縣的族群結構甚至地景風貌。

(一)族群遷移的發展歷程

1.閩南籍族群之移民墾拓

新竹於漢人入墾前原為原住民道卡斯平埔族,以及泰雅族、賽夏族聚居之地,依據淡水廳志、新竹廳誌等史料記載,明鄭以前漢人前往新竹者雖然有,但多視為南北交通之落腳點,正式的移民墾拓記載為明鄭時期之永曆三十六年(西元1682年)。當時鄭克塽為防止清軍攻略雞籠、淡水,因此派員北上重修西班牙人所建舊炮台據點,所需糧餉均由安平派員北運,當時有一閩南泉州府同安縣人王世傑參與督導工作,見竹塹一帶土地肥沃可耕,因此於1682年請墾竹塹。

康熙二十三年(西元1684年)台灣正式納入清政府版圖,前述王氏之墾拓工作適值清政府開始推行獎勵移民政策,因此吸引許多人來此開墾。早期開墾範圍集中於今新竹市的東門街、暗街仔、西門街等地,到康熙五十年左右,已形成數十處村落,竹塹沿海地區的平原地區、以及各河川下游土地大略開墾完成。到雍正年間閩南籍移民聚落已經遍佈今新竹市、香山、竹北、新豐等沿海平原地區。

大約在清朝乾隆年間,由於當時鄰近海岸之平原地區幾已開墾完畢,閩南籍移民大規模的墾拓行為已經相當少見,同時由於竹塹城在政經方面重要性日增,且南北路交通商業往來頻繁,此時期閩南人從事商業活動者已較務農者要多,而內陸之河谷平原、丘陵地等地區的開發,則轉由客籍族群為主,大規模的合作墾隘組織中(如金廣福),閩南人也多擔任後勤補給或出資角色,此後整個竹塹地區的墾拓工作已轉由客籍移民負責。

2.客籍族群之移民墾拓

根據史料記載,客籍族群移民以清雍正三年(西元1725年),粵省陸豐縣人徐立鵬入墾紅毛港新庄仔(今新豐鄉重興村)(盛清沂,1980)為開端。從時間上來說,客籍移民之墾拓活動約較閩南籍移民晚上三十多年,客籍移民來台墾拓之初,竹塹沿海地區較富水利之便的河川下游地區,幾乎已為閩南人開墾完畢,成為以閩南族群為主的聚居地,因此客籍移民就沿著鳳山溪、頭前溪二大流域往上游處之谷地、平原或丘陵地區開墾,也因此而遍佈整個新竹縣地方,掌握較閩南人更廣闊的活動空間。

自大陸渡海來台的客籍移民,在乾隆年間最為興盛,由於當時土地均為平埔族竹塹社所有,因此土地的開發,主要是以向竹塹社承墾為主,透過宗族組織集資或以閩粵合股方式經營,並透過這種方式將墾拓範圍逐步向東邊擴展。例如乾隆五十六年以平埔族衛阿貴為墾首,由客籍人擔任墾戶,進入鹹菜甕(今關西地區)開墾,並聯合設隘以對抗山區泰雅族的出草;又如嘉慶十五年(西元1810年)閩、粵人合股「金惠成」墾號,招民開發今竹東地區,奠定竹東地區的開發基礎;而最著名的則為道光年間由閩籍周邦正、粵籍姜秀巒共同組織的「金廣福墾號」最為著名,對北埔、峨眉、寶山地區設隘開發土地。

大約到了十九世紀中葉以後,竹塹地區之墾拓活動漸趨於完成,閩、粵、原住民之分佈地區與活動範圍也趨於穩定,閩南籍移民分佈於包括今新竹市、新豐鄉等地的西部沿海平原;賽夏族、泰雅族則居於今尖石、五峰二鄉,而客籍移民則生活於二者中間的河谷平原與丘陵地區,而平埔族則在長期的族群融合中逐漸漢化。

3.平埔族的遷徙與漢化

竹塹地區原住民有泰雅族、賽夏族以及道卡斯平埔族。平埔族竹塹社之活動範圍原本在沿海平原,但因為漢人移民墾拓,形成與平埔族爭地的狀況,迫使平埔族逐步向內地遷移,例如康熙年間遷入暗巷仔(今城隍廟附近)一代,到了雍正年間又向西遷往舊社,到乾隆年間又遷往新社(今竹北市)。在清朝乾隆年間,由清政府賜黎、金、廖、潘、衛、錢、三等七姓,稱為竹塹七姓,竹北三級古蹟「采田福地」即為平埔族之家廟,內供奉有祖先牌位、並記載著七姓的由來,而這也是原住民被納入體制的開端。

其次,乾隆五十五年(西元1790年)實施屯田制,清政府在全台灣實施以平埔族設屯建隘,竹塹社人因而得到土牛溝與隘屯線之間龐大的未開發地,以作為養贍地。部份竹塹社人遷移到新墾地開發(約和今之新埔、關西一帶),但大部份竹塹社人則因缺乏資金、無力耕作或是路途太遠,而將土地租給漢人(尤其是客籍移民)耕作。而從長期的發展來看,這些放租土地的所有權因為通婚、買賣、侵佔等方式,逐漸轉移到漢人手中,平埔族在失去土地支配權力之後,與漢人間的關係也產生了翻轉。

到了日據時期取消屯田制後,平埔族的處境則更加困窘,經濟來源被阻隔,迫使平埔族必須向外獲取新的生活資源,與漢族通婚則成為其中一項重要的舉動;在閩、客與平埔族之間相互的通婚下,使平埔族逐漸融入漢族的生活中,平埔族的族群生活方式受到改變,傳統平埔族以母系社會為主的社會結構也逐漸瓦解,終至完全沒入漢族生活之中而形成族群勢微。

(二)移民墾拓過程的空間變遷

台灣早期移民開墾的階段,聚落的形成與墾首制的開墾組織有密切的關係。閩粵移民初到台灣之時,多以結伴或與幾個同鄉共同居住,依照墾戶所劃分的地界,互助合作,共同伐採開墾推進,同時兼顧安全以及效率。

竹塹地區在明清時期之移民墾拓進程中,是先由沿海地區開始,次第向內陸擴張。依據羅烈師先生之研究,墾拓過程可分為三個階段:

1.第一階段

自清康熙二十三年(西元1684年)台灣正式納入清朝政府版圖,至乾隆二十六年(西元1761年)挑築土牛溝止,所開墾之區域為沿海平原。清代治理台灣,一者為防漢人窩藏於原住民活動地域,二者為使原住民不能逸出襲擾漢人,遠在康熙末年及採取分疆劃界的策略。築為界限的土堆,外型如臥牛,故稱土牛,而位居其側之深溝,則稱為土牛溝。

2.第二階段

始於乾隆二十六年(西元1761年)挑築土牛溝之後,至乾隆五十五年(西元1790)清政府在全台灣以平埔族人設屯建隘為止。由於土牛溝無法阻擋墾拓的趨勢,幾年之間漢人的活動範圍已達竹塹山區之前緣。西元1970年清政府實施屯田制之後,隘屯防線成為最新的拓墾界線。

3.第三階段

竹塹社人因乾隆年間所實施的屯田制在土牛溝及隘屯線之間,得到大筆的未開發地,但竹塹社人因為缺乏資金、或無力耕作、或養贍埔地離社太遠,便將這些土地交給閩粵移民拓墾。而後拓墾範圍更越過隘屯線,向北埔、關西等山區前進。

經過這三個階段的拓墾,竹塹地區形成三個人文地理區:漢墾區、平埔族保留區、隘墾區,一般而言,土牛溝以西之沿海平原屬閩客共處的漢墾區,而閩人佔較大的優勢。土牛溝與隘防線之間的平埔族保留區最後成為客家與道卡斯族融合的處所,而客家人占盡上風。隘防線以東則是泰雅族、賽夏族人與客家的緊張對立。(羅烈師,1998)

清朝治台初期,為方便統治以及防止民眾藉建城而匯聚勢力,有段時間曾經禁止台灣以磚石造城,以致當時的防衛工事多以成排莿竹替代城牆。竹塹雖於雍正元年正式訂為縣治所在,但初期也是以莿竹為牆,到乾隆年間林爽文事件之後,才迫使清政府轉以磚石建城。而隨著竹塹建城,政經發展也獲得更進一步的保障,並逐步發展成為北台灣政治、經濟、文教中心之一。

西元1860年代淡水開港之後,隨著台灣對外貿易的逐漸發達,竹塹地區的南北交通區位以及商業活動的重要性也大幅提高。在水運的方面,各河川提供了東西向的交通,促使上下游間的交流以及產品出口,例如當時鳳山溪與頭前溪中上游流域所產的樟腦與茶葉,多運往淡水及艋舺出口。而位於水運暢通地區的聚落,則成為地方的重要中心,例如新埔,因有鳳山溪的便利,同時又可經由大湖口轉進暢通的南北交通線,因而成為竹塹地區重要的核心聚落之一。

在陸路方面,西元1893年縱貫鐵路由基隆修築至新竹,鐵路沿線經過的地區如湖口、新豐、竹北市等,開始享有陸運所帶來的便利性,例如湖口老街,因縱貫鐵路於此設站,吸引許多客家族群遷移至此處,藉由鐵路成為南北往來交通、貨物集散點,而逐漸形成具規模的市街,成為日據時期北台灣重要商業中心之一。